小说完结版徐诺歆裴郢礼(徐诺歆裴郢礼)_徐诺歆裴郢礼(徐诺歆裴郢礼)小说推荐完本

《徐诺歆裴郢礼》主角徐诺歆裴郢礼,是小说写手“徐诺歆”所写。精彩内容:夹杂着讨好的语气。反而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快速的浏览完代码,一时语塞。…《徐诺歆裴郢礼》第5章免费试读“郢礼,你说巧不巧,”沈华兰结结巴巴的开口,“絮絮回京港了,还交了男朋友。”长辈就是长辈,挺……

点击阅读全文

徐诺歆裴郢礼

徐诺歆裴郢礼》是作者 “徐诺歆”的倾心著作,徐诺歆裴郢礼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徐诺歆裴郢礼免费下载》免费试读徐诺歆用的是“你们”。显然是听见了我跟糖糖的对话。可她但凡听全一点,就应该知道,我最终的目的是大事化小。同事之间意见相左很正常,我没想到她会请来裴郢礼…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同事之间意见相左很正常,我没想到她会请来裴郢礼。
她听见了,裴郢礼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以至于此刻的我跟糖糖,像是背后嚼同事舌根的小人。
…《徐诺歆裴郢礼免费下载》免费试读徐诺歆用的是“你们”。
显然是听见了我跟糖糖的对话。
可她但凡听全一点,就应该知道,我最终的目的是大事化小。
同事之间意见相左很正常,我没想到她会请来裴郢礼。
她听见了,裴郢礼自然也听得一清二楚,以至于此刻的我跟糖糖,像是背后嚼同事舌根的小人。
糖糖大概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压低声音说:“南絮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我递给她一个眼神,安抚道:“我来处理。”
说完我便朝不远处的两人走去。
视线相撞,我和声道:“徐经理,是我处理不当,让你受委屈了。”
倏忽之间,徐诺歆眼圈一红,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眼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来势汹汹。
她人长得本就白皙小巧,这会儿梨花带雨的,颇有一副说不出的委屈感。
很招人疼。
这不,裴郢礼见状后立即掏出胸前口袋里的方巾,扫了我一眼后讥诮道:“孟经理的水平确实不怎么样。”
他声音不大,但浑身上下裹着一层寒气,不怒自威。
又护上了。
“对不起啊南絮姐,是我没控制好情绪,”徐诺歆哽咽的开口,声音里还带着颤音,“郢礼学长,算了……徐经理,吐槽你的人是我,你针对南絮姐算怎么回事?”糖糖突然从我的身后窜了出来,对徐诺歆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
徐诺歆瞪大双眸,满脸错愕的看向糖糖,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更委屈了。
我刚准备调和,却听到裴郢礼说:“这事好办,你跟诺歆道个歉,然后自辞。”
自辞?裴郢礼居然要炒了糖糖。
印象中的他一向公私分明,但此刻,他作为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居然为了徐诺歆,要插手我们公司的事。
挺出乎意料的。
我知道他一向说一不二,好言相商道:“裴总,这件事归根到底是我的问题,我们回去……我说,”裴郢礼冷冷的打断我,斩钉截铁道:“辞了她。”
我剩下的话卡在了嗓子眼。
像是一不小心吞了一小根鱼刺,虽不致命,却会让你陷入短暂的惶恐和憋屈中。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裴郢礼面前,是根本没有面子可言的。
跟徐诺歆的委屈比。
我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出声道:“裴总稍安勿躁,晚点我会跟吴总……那麻烦孟经理转告吴总,如果明天这位还在,”裴郢礼说到这,睨了糖糖一眼,继续道:“我们之间的合作,只能遗憾终止了。”
他说完便护着徐诺歆离开。
我如遭雷击,像根木头一样站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所以,裴郢礼的意思是,他要撤资?就因为糖糖吐槽了徐诺歆两句?“郢礼学长,算了吧,我不会放心上的。”
软糯的声调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攥紧的手指蜷起又松开,隐约间听到裴郢礼说:“你呀,还是太善良,但现在可不是讲宽容的时候。”
是啊,在他裴郢礼眼里,徐诺歆善良温顺,我们,都是恶人。
我见到吴凌的时已是晚上九点半了。
她身着米白色长款风衣,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整个人看上去又美又飒。
见到我,笑眯眯道:“多大点事儿,天塌下有姐姐跟你一起顶着。”
路上,我们一起商量对策。
“人,肯定是不能辞的,但既然裴郢礼要替徐诺歆立这个威,我们满足他就是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问:“吴总打算怎么做?道歉啊,”吴凌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给足了裴郢礼和徐诺歆面子,这事肯定能翻篇。”
她还是不了解裴郢礼。
他向来雷厉风行,只怕没那么好糊弄。
但吴凌的办法,我们总要试一试的。
于是隔天一早,我跟吴凌便拎着些礼品去了荣域。
以示歉意。
前台看着我有些眼熟,说:“裴总没时间的,昨晚带着徐小姐飞去春城看雪山了,你们要是有电话,可以直接跟他联系。”
我跟吴凌对视了一眼,都挺意外的。
我们都没有收到徐诺歆的请假申请。
还在裴郢礼这里吃了个闭门羹。
吴凌觉得这是裴郢礼的意思,是他在变相给我们施压呢。
想着好不容易到账的五百万,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吴凌觉得得从徐诺歆下手。
“就算是古代的帝王,不也逃不过枕边风吗?”她举例说明,“徐诺歆的一句话,能顶我们千百句。”
我闻言垂眸,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这事儿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没人比我更适合打这个电话。
想着项目的未来,我拨了线。
但没打通。
吴凌有些迷惑:“估计没看见,晚点再说吧。”
还真给她说中了。
傍晚时分,徐诺歆终于回拨过来了:“抱歉啊南絮姐,我跟郢礼学长在山上,手机落到酒店里了,有事吗?”原来,我们这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人家两人正闲适自在的赏雪呢。
我定了定神,说:“徐经理,昨天的事我跟糖糖已经深刻反省了,你能不能原谅我们这一次。
是吗?”徐诺歆声音轻飘飘的,“可是我看朋友圈,糖糖好像玩的挺开心的。”
糖糖今天也没来上班,至于做什么,我还真没在意。
我诚恳道:“我会让她亲自跟你道歉,徐经理,裴总那边,麻烦你了。”
提到裴郢礼,徐诺歆回的挺快:“南絮姐,我也挺为难的,你知道的,郢礼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抱歉。”
我气馁的挂断电话,心口像是压了一层黄连,又苦又涩。
片刻后,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紧张地看过去,却发现电话是姑姑打来的。
我拿起手机去了走廊。
“姑姑,出什么事?没有,絮絮,跟你说个好消息,”憔悴的声音里带着一缕喜悦,“你姑父托人在京港找了个保安的工作,一个月四千多呢,好的话,明年我就带着囡囡过来,这样我们一家人就能聚在一起了。”
我指尖掐进掌心,鼻头不由自主的泛起一阵酸涩。
“絮絮?你不同意吗?同意,”我笑着开口,“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挂断电话后,我快步进了吴凌办公室,问:“早上准备的那瓶红酒呢?你眼圈怎么红了?”吴凌紧张地看着我,心疼道:“絮絮,你……”我扫了她一眼,平和道:“沈华兰这两天估计睡得不太踏实,我去看看她。”
沈华兰好酒。
我想,既然徐诺歆的这条路走不通,那我只能另辟蹊径了。
一小时后,我捧着那瓶价值物无数的红酒出现在半山别墅的大门口。
低调奢华的大铁门后,一栋新中式风格的四层独栋别墅屹立在山水之间,瞬间就让我想到了王维在四十岁时置入的辋川别业,尊贵低调又不张扬。
不用猜我也知道,装修风格肯定是裴郢礼的手笔。
沈华兰在两颗罗汉松间微笑的跟我打招呼:“絮絮,快,进来坐。”
一楼的中式圆桌前,我端起手中的郁金香杯,一饮而尽。
沈华兰拦着我,说:“絮絮,别喝那么急,容易醉。”
我没吭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着说:“能陪阿姨一起喝酒,我高兴,阿姨,我干了,您随意。”
沈华兰终于察觉到了异常,问:“是出什么事了吗?”我摇摇头,没说话。
“是出什么事了吧?”沈华兰语气笃定,将酒杯放到一旁,说:“来,跟阿姨说说。”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坦言道:“我们办事不利,惹裴总不高兴了。”
沈华兰听完舒了口气:“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他啊,自己是个工作狂,也不知道给别人留空间,没事,别担心,这事交给我。”
工作狂。
我听着沈华兰的形容,露出一抹苦笑。
她口中的工作狂,却一次次的在百忙之中,去呵护他的徐诺歆啊。
不过,有沈华兰的承诺,我想裴郢礼应该不会再做的那么绝。
想到这,我再次举起酒杯:“阿姨,谢谢您,我再……”我的话还没说完,耳旁忽然响起了推拉门声。
我跟沈华兰同时看过去,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裴郢礼。
四目相交,我从男人的眼里看出了一抹不悦。
我心虚的低下头,有种做坏事被抓现行的尴尬。
直觉不妙。

小说《徐诺歆裴郢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2-11 11:00:18
下一篇 2024-02-11 11: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