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完整版免费小说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陈冬月尤思佳_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陈冬月尤思佳)全本免费小说

完整版免费小说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陈冬月尤思佳_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陈冬月尤思佳)全本免费小说

时间:2024-05-29 14:33:21编辑: 陈冬月

小说叫做《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是作者“陈冬月”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冬月尤思佳。本书精彩片段:大墩子因为刚才看了些孩子不该看的东西,胃口倒是小了不少。堪堪只吃了一个鸡腿,一个鸭腿,啃了半只兔子,就被张诚盛给他的一个鳖头给浇灭了胃口。yue~~~他看着鳖头差点儿吐了。大墩子说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吃老鳖了...

第2章


大墩子因为刚才看了些孩子不该看的东西,胃口倒是小了不少。 堪堪只吃了一个鸡腿,一个鸭腿,啃了半只兔子,就被张诚盛给他的一个鳖头给浇灭了胃口。 yue~~~他看着鳖头差点儿吐了。 大墩子说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吃老鳖了。 正坐在他背后的宋好婆立刻跟身边的陈冬月说:“冬月,你看咱们开年养点鳖怎么样?” 少了大墩子的霍霍,老太太觉得鳖鳖们在庄子上长大的概率,会高很多。 陈冬月自然点头,“行啊,您想养咱们就养。
要不是姚大夫说多他多吃一个少活仨月,五头猪的肘子,怕是要被尚老板一个人啃完。
大墩子因为刚才看了些孩子不该看的东西,胃口倒是小了不少。
堪堪只吃了一个鸡腿,一个鸭腿,啃了半只兔子,就被张诚盛给他的一个鳖头给浇灭了胃口。
yue~~~他看着鳖头差点儿吐了。
大墩子说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吃老鳖了。
正坐在他背后的宋好婆立刻跟身边的陈冬月说:“冬月,你看咱们开年养点鳖怎么样?”
少了大墩子的霍霍,老太太觉得鳖鳖们在庄子上长大的概率,会高很多。
陈冬月自然点头,“行啊,您想养咱们就养。”
反正她啥都不会养。
所以养啥都一样。
至于养多少,“咱第一次养鳖,没啥经验,就先浅浅养一千只吧。”
后悔了后悔了,宋好婆瞬间就后悔了……
误会啊,都是误会!
一顿饭吃到了半夜。
以前一直在青山村负责大更的六子,突然冲出了门外。
吓得众人直问怎么了。
六子呜呜道:“新唔噜唔噜唔噜。”
“……六子你还是比划吧,”六子的新信号,宋不凡一下接收不来了,“你说话我不怎么听得明白。”
一旁的宋杨却道:“六子叔说,新年到啦!!”
这孩子现在回家就喜欢往田里跑,而六子每天最喜欢蹲的地方,也是田埂。

虽然现在还没法种地,但是!也不妨碍两人交流来年的种地计划。
也正是因为交流多了,所以宋杨现在完全能听得懂六子说话了。
宋杨话音刚落,果然有轻微的打更的声音传来。
众人都对六子的听力,惊叹不已。
可六子却急着往火桶里头扔着竹节。
很快,火桶里的竹节爆开,‘pong pang’声接连不断。
君澜、彩棠、土根、水花还有乔家的两个姑娘,大呼小叫地也往竹筒里头扔竹节。
大人们在陆先生的指导下,很文明的互相拜年,恭贺新禧。
捏着一堆红包的大墩子,成了今天收获祝福最多的有福之人。
李秀才看着明明灭灭的火,似是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宋把头有没有吃上年夜饭。”
“也不知道几十块走油肉,会不会被他们已经造完了。”
老太太,心里头还惦记着呢!!就是说不好她惦记的到底是人,还是…….啥。
……….
驿站里。
宋柯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窗外的爆竹声。
而放在他枕边的,是一件软件。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件被用过的软甲。
这软件的背部,有一道长长的刀痕。
是之前陈冬月跑去割人脑瓜子时候,被人砍的那一刀。
这软甲是精钢做的,材质这年头虽然有,但却十分的难得。
她把这件软甲,放在了麻袋里,送给了宋柯。
宋柯也是今天晚上翻袋子,给大伙儿找年夜饭的食材的时候,才发现的。
怎么说呢?
原本情感有些木讷的宋柯,在看到软甲的一瞬间,甚至有些想哭。
他没想到,陈冬月愿意把保命的软甲送给他。
辞别的时候,虽然两人没说什么话。
但这件软甲,却胜过千句万句。
放心吧冬月,我会想办法尽快回来的。
宋柯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双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软甲,渐渐睡了过去。
于此同时。
躺在床上的陈冬月,正在回忆着这一年经历过的那些生死时刻。
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儿,‘蹭’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后开始翻箱倒柜。
“哪儿去了?”边翻,她还边自言自语,“我之前是放在一个袋子里的,那袋子就放在床底下,然后阿芸问我有没有大麻袋…….啊哟我去!!!!”
她这才想起来,那麻袋被她随手拿给了阿芸。
里头那件软甲,忘了拿出来了。
怪不得阿芸拿到麻袋的时候还说这袋子怎么这么重呢。
陈冬月当时还回答她,大麻袋当然不会轻啊。
毕竟对她来说,十斤和二十斤,拎起来确实也没啥大区别。
她想阿芸打开麻袋看到软甲的时候,大概率是把那软件当成是自己送给宋柯的了!!
啊呀呀呀。
那可是小尤特地给她跑去定制的,等了能有半个月才拿到的精钢软甲啊!!!
哎…….其实这事儿也怪不得阿芸,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粗心,一下子忘了捆成团的麻袋里还有件软甲。
算了算了,过两天让小尤再给她定一……不,定三件吧。
…..
年初一那日。
陈冬月带上了桃红柳绿,和当啷,进了趟城。
她今天是特地给孙府送新年贺礼去的。
其实,大部分的人家,大年初一都是用来招待近亲的。
外客很少在这一日打扰人家团聚。
可陈冬月这人不能有隔夜恩,有恩必须抓紧报。
至于礼数什么的……她本来就没有,于是也就不用在乎了。
门房那里看到是陈冬月来送礼,就要往里头去通报。
不过陈冬月说不用惊动夫人,直接把东西塞给了门房,便坐着马车走了。
啊,对对对,他们德和山庄现在也有正经马车了。
马就是张夫人送来的一匹马。
现在名字叫陈有钱。
车,是乔二哥送的。
据说这马车原本是做给宋得柱用的。
不过就是被陈有钱给截胡了。
好在宋得柱牛品很好,被截胡了也没跟陈有钱闹脾气。
它仅仅只是把人家的一副脚蹬子给咬断了而已。
想想陈钢蛋被吃掉的衣服,这就已经很客气了。
不过这都不是要紧事儿。
要紧的是,孙夫人在陈冬月走后不久,就拿到了她送来的礼物。
此时,孙家老老少少,亲亲眷眷,都在府里呢。
孙夫人的二弟媳,看下头送来了陈冬月送的锦盒,便阴阳怪气道:
“哟…..这就是那宋夫人送的礼啊?听说那宋夫人,脾气怪的很,且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说是乡野村妇上来的,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本钱,开的那锦泞坊。
不过我听说,她是跟人家合开的,另外一个东家,可是个男子…….”
“弟妹慎言,”孙夫人脸色沉沉,“人家哪儿来的资本,是人家的事儿,咱们不用多论。”
“呵呵,”孙家弟媳冷笑一声:“大哥官职下来了,嫂子胆子倒是也跟着小心了不少。我又没说什么~~~~再说了,这话也不是我第一个说的。”
“你要是嘴实在没事儿,就嚼点儿萝卜干好了,”孙夫人淡淡道:“反正你也喜欢咸吃萝卜淡操心。阿景,去帮二夫人拿了萝卜干来。”
那弟媳‘啪’一下拍案而起,“嫂子,大哥可是最讲究礼数之人…….”
“那你找你大哥去啊,”孙夫人看也不看这二弟妹,“他们就在前头书房,你去吧。”
烦死了。
这女人以前仗着孙家老太太对二房的偏爱,次次来,次次作妖。
可每次这货作妖,孙瀚文都会怪她招待不周。
但是现在她看自家男人都有几分

小说《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

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

作者: 陈冬月 类型:1状态:连载中

小说叫做《本人已穿荒年,有事记得烧纸》,是作者“陈冬月”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冬月尤思佳。本书精彩片段:大墩子因为刚才看了些孩子不该看的东西,胃口倒是小了不少。堪堪只吃了一个鸡腿,一个鸭腿,啃了半只兔子,就被张诚盛给他的一个鳖头给浇灭了胃口。yue~~~他看着鳖头差点儿吐了。大墩子说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吃老鳖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