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

更新时间:2024-05-29 14:33:34

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

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 沈青黎 著

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沈青黎萧宴玄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是由作者“沈青黎”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青黎萧宴玄,其中内容简介:深寂的春夜里,只有细雨霏霏,那样幽静,以至于,她的感官被无限放大,极其敏感。萧宴玄声音沉哑,透着几分危险:“倘若,再叫我听到这话,便不会这般轻易地饶了你。”怀中的小姑娘久久没有说话。萧宴玄抬起头,这才发现沈青黎眼尾泛着红,澄澈的明眸水雾蒙蒙,有些委屈,又有些可怜...

精彩章节试读:


“那属下先去备车。 “好。 脖颈上的咬痕颇深,再加上落下的吻痕,真是多少粉都遮不住,沈青黎便把头发放下来,遮一遮,然后,坐着马车去蓬莱阁。 许久不见,玥娘眉间的风情更甚,鬓间簪着一朵芍药,光是瞧个侧脸,就已经妩媚入骨。 她盈盈一个福身,笑容动人:“玄甲军凯旋,宴王重掌兵权,玥娘在此恭贺王妃。 沈青黎扶住她的手臂,莞尔道:“怎么几月不见,玥娘倒是与我生分了。 “
想到这里,心口一阵绞痛。
沈青黎垂下了眼睫,声音低低道:“若王爷真的找到……”
“沈青黎!”萧宴玄声音又冷又沉,隐隐还有戾气涌动,“想清楚了再说!”
他额上青筋鼓起,似是被她气得不轻。
沈青黎说道:“不是王爷自己提起的吗?”
萧宴玄气笑了,忽然俯身,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还重重地吻了起来。
沈青黎心尖颤栗,就像是被凶兽叼住了脖颈的小羊羔,有些慌了神。
“王爷,疼。”
“忍着。”
萧宴玄掐着她腰间是手猛地收紧,沈青黎呼吸都乱了,整个人像是被点了一把火,从脖颈处一直烧到了四肢百骸。
偏偏萧宴玄还不放过她,温热的薄唇一路辗转,缓缓移到她的耳畔,气息很重,也很滚烫,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铺天盖地地笼着她。
深寂的春夜里,只有细雨霏霏,那样幽静,以至于,她的感官被无限放大,极其敏感。
萧宴玄声音沉哑,透着几分危险:“倘若,再叫我听到这话,便不会这般轻易地饶了你。”
怀中的小姑娘久久没有说话。
萧宴玄抬起头,这才发现沈青黎眼尾泛着红,澄澈的明眸水雾蒙蒙,有些委屈,又有些可怜。
他浑身的郁气和怒火,就这么一点点消散了。
他亲着她的眼尾,带着一丝蛊惑和诱哄:“沈青黎,你哄哄我。”
沈青黎哼了哼:“你欺负我,还让我哄你,萧宴玄,你怎么这么坏?”
那红着眼睛的模样,让人更想欺负了。
“那换我来哄哄阿黎。”萧宴玄笑着亲吻她,语气有些像是哄小孩子。

沈青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躲避着他的亲吻。
两人闹着闹着,就倒在了榻上。
萧宴玄扯过被子盖住两人,抬手抚着她的脸:“我不会有别的女人,但阿黎也别说一些我不爱听的,来诛我的心,与我白头相守的,只能是你,为我生儿育女的,也只会是你。”
每一个字都深深地撞进沈青黎的心口,让她的神魂都跟着颤栗。
心里忽然就有些难过。
眼泪落下来的那一刻,沈青黎将脸埋进了萧宴玄的怀里,声音低得轻不可闻:“萧宴玄,你别对我这么好啊。”
她还不起。
也不想伤他。
……
雨下到半夜便停了,院中的花草树木,越发葱郁繁盛。
沈青黎清晨醒来,却有些精神不济。
她趴在窗口,看着廊下的芭蕉,叶子上还缀着水珠,在风中来回滚动,欲落不落。
锦一看她一坐就是大半天,心中很是担忧。
“王妃,”她看着沈青黎脖子上的咬痕,轻声问道,“是不是王爷欺负你了?”
“没有。”沈青黎轻轻摇头。
锦一见她不欲多说,便没再往下问,而是说起曲江池的盛景。
这个时节,曲江池畔花红柳绿,浮光潋滟,正是踏春游玩的好去处。
“王妃要不要出城踏青,属下去备车。”
“我等下要去一趟蓬莱阁。”
“属下陪您一起去。”
沈青黎直起身,回眸看她时,笑意浅浅:“玥娘许久不见我,怕是会拉着我长谈,没那么快回来,让车夫送我过去便行。”
“那属下先去备车。”
“好。”
脖颈上的咬痕颇深,再加上落下的吻痕,真是多少粉都遮不住,沈青黎便把头发放下来,遮一遮,然后,坐着马车去蓬莱阁。
许久不见,玥娘眉间的风情更甚,鬓间簪着一朵芍药,光是瞧个侧脸,就已经妩媚入骨。
她盈盈一个福身,笑容动人:“玄甲军凯旋,宴王重掌兵权,玥娘在此恭贺王妃。”
沈青黎扶住她的手臂,莞尔道:“怎么几月不见,玥娘倒是与我生分了。”
“我是替王妃高兴,日后您走出去,旁人轻易不敢惹。”
沈青黎唇角微掀,笑意散漫:“那多无趣。”
玥娘眼波流转,那双凤眸愈发勾人:“我听说陛下有意为宴王指婚,您不会真让人进门吧?若是想解闷,我送王妃几个美人,她们温柔体贴,知情识趣,保证把您服侍得开开心心。”
蓬莱阁收集八方情报,消息向来灵通,知道此事,也不足为奇。
沈青黎微笑道:“赐婚的事,用不着我操心,至于那些美人,玥娘别害我。”
她只是跟锦一撒个娇,萧宴玄的醋坛子都快打翻了,真把美人收下,宴王府怕不是得被醋给淹了。
玥娘美眸含笑,带着几分稀奇:“宴王那么霸道吗?几个美人,也要吃醋?”
从前,沈青黎也不知道萧宴玄的醋劲这么大。
但昨晚,萧宴玄看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给吃了。
两人闲话家常了一会儿,玥娘递了本账册给她。
“这是近几个月固元丹往来的账目,银钱我都已经存入四海钱庄,王妃凭之前那枚令牌,便能如数取出来。”
沈青黎离府两三个月,萧伯就搬了两大箱的账本去翠微院,她一本都还没核算,今日又多了一本。
难怪世家宗妇,光是打理中馈,就耗尽了心血。
沈青黎接过账本,问道:“玥娘可还有固元丹?可否给我两颗?”
“正好还有两颗,我这就让人去取来。”
玥娘吩咐下去,很快就有侍女就带着一个小锦盒进来。
沈青黎笑道:“多谢玥娘,这两颗算我买的,就按市价的来。”
玥娘性情豪爽,深谙人情世故,闻言后,没有推辞。
若是蓬莱阁的生意,这两颗固元丹,她必定分文不收。
但既是合作,账目上,就该清楚,如此,往来才能长久。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有侍女进来禀道:“王妃,您的贵客到了。”
是周尘到了。
柳暗花明
蓬莱阁的后园有一片花湖,湖边杨柳轻垂,桃花灼灼。
湖中水廊相连,楼榭相映,周尘坐在水榭之中,欣赏着湖景。
飞絮夹着漫天桃花,随风远去,犹如烟霞落去天边。
幽静中,有女子分花拂柳而来。
周尘起身拱手:“王妃。”
“周将军。”沈青黎颔首致意。
须臾,侍女鱼贯而入,摆上一碟碟精致的茶点瓜果,便退了下去。
周尘闲适地品着花茶,眸中深光一掠而过。
他看着满园的花团锦族,轻笑道:“蓬莱阁的后园,有银子也进不来,今日沾了王妃的光,才能欣赏到这么好的春景。”
蓬莱阁背后的东家神秘莫测,便是皇亲国戚,亦不敢轻易招惹,不成想,宴王妃与蓬莱阁有如此交情。
沈青黎莞尔,扬唇笑了一下:“我亦是沾了玥娘的光。”
两人今日,才第二次见面,说熟也熟,说不熟也不熟。
寒暄过后,她将小锦盒推到周尘面前。
“我不便去青州,此物就有劳周将军转交给俞家主,上次在凉州城,多亏了俞家相助,瘟疫一事才能那么顺利解决。”
“王妃客气了,”周尘将小锦盒推了回去,“区区些许药材,不足挂齿,能为百姓做些事情,是俞家开药铺的初衷。”
“俞家大善,帮我良多,这点心意,还请周将军不要推辞。”
沈青黎打开锦盒,锦盒里是一个精致的白玉小盒子。
玉盒一打开,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周尘顿觉神清气爽。
他看着玉盒里那两枚浑圆的丹药,目光都有些移不开:“这是?”
“固元丹。”沈青黎说着,合上玉盒,又将小锦盒推了过去。
这一次,周尘没有推辞。
外祖父和外祖母年事已高,尤其是外祖母,近年来,身子总不太好。
之前,他曾去蓬莱阁的拍卖会,想拍一颗,无奈,拍出了天价。
有一次,他还看到福公公乔装前来,替晋元帝拍了一颗。
看着眼前的锦盒,周尘心中感激,起身朝沈青黎拱手,一揖到底:“我替外祖父和外祖母谢过王妃。”
“周将军实在太客气了,今日约将军来在此,除了感谢俞家相助,还有一事,想问将军。”
周尘重新落座:“王妃但说无妨,若我知道,必定知无不言。”
沈青黎语气随意,有几分漫不经心:“我二妹妹和姜洄走得颇近,两人研究出了一种弓弩,威力巨大,将军可知道?”
周尘正色道:“有所耳闻,但从未见过,此弓弩并非神机营所造,姜洄藏得颇深,据说,能射三百步,入榆木半笴,其他弓弩远所不及。”
正值春日,微风和煦,夹着淡淡的花香。
沈青黎品着花茶,缓缓说道

小说《医妃身娇腰软,禁欲王爷不经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