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推荐> 本汪李小花

更新时间:2024-07-07 08:08:03

本汪李小花

本汪李小花 半寸夕 著

本汪李小花李小兰汪 小花小说推荐

《本汪李小花》,是网络作家“李小兰汪 小花”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我蹲在门口,听着外面断断续续的啜泣。我的主人又被打了,她妈妈像个大炮仗,每天除了骂人就是骂人,干活骂,做饭骂,洗衣服骂。“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考得这么差,我就把你屋里那个畜生给炖了!”汪?我警觉的竖起耳朵,狗心砰砰乱跳。我又得罪谁了要被人取了狗命?我不敢再听,我也不敢再出声,过了很久房间的门才被打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一条狗。

原本可以成为方圆百里的狗王一霸。

但在我四个月的时候,一个笨拙的女孩出现在我面前。

她掏出了一根香到爆炸的东西试图来引诱我。

笑话,我可是未来的狗王... “汪,真香。”

按照狗界法典来说,吃了她的肠这辈子就一定要好好陪伴她才行。

1. “我花钱供你上学你就考了这么个破名次?

你的脑子是猪脑子吗!”

客厅里传来一阵阵怒骂,震得本汪耳朵疼。

我蹲在门口,听着外面断断续续的啜泣。

我的主人又被打了,她妈妈像个大炮仗,每天除了骂人就是骂人,干活骂,做饭骂,洗衣服骂。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考得这么差,我就把你屋里那个畜生给炖了!”

汪?

我警觉的竖起耳朵,狗心砰砰乱跳。

我又得罪谁了要被人取了狗命?

我不敢再听,我也不敢再出声,过了很久房间的门才被打开。

我的主人李小兰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可惜瘦瘦小小的,看起来能被我一爪子拍倒。

“小花。”

李小兰走进卧室后一把抱起了我,可笑,我一只一岁多的大狗子,怎么能被人随便把玩。

可是李小兰哭了。

唉,没办法,我是一只心软软的狗,不就是用我的皮毛擦眼泪吗?

随便吧,自己主人只能宠着了。

“小花,我是不是一个特别特别差劲的孩子?”

“我好笨啊,我永远也考不进前五名。”

“我是不是对不起爸爸妈妈,我是不是个白眼狼?”

李小兰把脸贴在我的狗头边上,哭的话都说不利索。

我来到这个家只有一年的时间,一年前,我还是小区里四处流浪的.... 什么四处流浪,我那时候是狗狗侠。

那天下过雨,路上都是积水,我又被雨水打湿了皮毛,冷的路都走不稳。

其实那一刻我觉得我快死了。

真可悲,我的狗王之梦就这么覆灭了。

“嘬嘬嘬。”

一段熟悉的声音勾引着我,让我本能性跑出灌木丛。

我看到一个穿着蓝白衣服的小女孩蹲在不远处,我认识她,是本汪的一位小迷妹,不然为什么向我供奉了那么多好吃的呢?

她今天手里有一根红色的棍子,撕开后香的尾巴螺旋起飞。

“吃了我的肠后,你跟我回家哦。”

我心里瞬间警铃大作,这不是要断绝我成为狗王之路?

嗯....但是那个东西闻起来真的有点香,而且我也快饿死了。

“过来,过来...” 她撕开火腿肠掰成小块儿丢给我,我胆怯的不敢靠近。

我心里大叫:我本来是一只想要成为附近狗王的狗,被人类施舍这种东西太丢脸了。

我不能为此堕落。

咕噜。

对不起,肚子叫了,我想活下去才是狗王该干的事情,所以我暂时放下了脸面。

结果李小兰不讲武德,趁着我低头吃东西的功夫一把抓住我命运的后脖梗子,提溜着放进纸箱里。

她说:“你刚才从花丛里跑出来的,你就叫小花吧。”

你这个名字起的好随便哦!

我这么威风凛凛的小奶狗不应该叫丧彪吗?

纸壳子太高,我爬不出去。

她抱着我回了家,进门后,她原本明媚的笑脸忽然变的怯懦起来,垂下头好像见不起人似的。

“妈妈,我这次考进年级前三名了,你们之前说养小狗...” 李小兰抱着我,声音小的像蚊子,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女人走出来一脸不耐烦。

“养养养!

就这点破事儿你天天念叨,你有完没完,回头儿让你爸带你去宠物市场买。”

这个女人真的有点凶哦。

我害怕的缩在盒子里,大气都不敢出。

女人注意到了李小兰怀里抱着的盒子,皱眉靠近:“什么脏东西你就往家里拿?”

李小兰在颤抖,在她怀里的我感受的一清二楚。

“妈妈,我养它就可以了,不用再花钱买狗了,我在网上查过,这种小土狗很好养,不费钱。”

好过分哦,原来选我是因为我是零元购。

2. 其实在最开始,李小兰的妈妈还没有这么暴躁。

至少在我刚来的时候,她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还是拿出了一个不锈钢铁盆,又从冰箱里翻出些剩饭菜丢在我面前。

她用手指戳着李小兰的脑壳儿。

“你要养,我答应你了,之后成绩要是下来了我就炖了它。

还有它的吃喝拉撒你都给我训练好了,在家里乱拉乱尿我打死你。”

李小兰垂着头,整个人都往后缩。

餐厅里还坐着一个男人,是李小兰的爸爸,他吃着晚饭看着手机,笑嘻嘻的说: “土狗的肉最好吃,养肥点冬天下酒最好了,你大伯就很喜欢...” 李小兰几乎是立刻摇起头来:“不行!”

我也紧张的吃不下去饭,尾巴夹在胯下往后缩。

李小兰的爸爸看着她,看着她女儿脸上并不好看的表情,突然笑了: “你看看给你吓得,但你得按照你承诺的做,要是考不不好了,咱们就给你大伯请客。”

她妈妈也走过去,加入了这场玩笑:“一条破土狗而已,又不名贵,你看她那个宝贝的样子。”

嗯,这个家好像从一开始就很危险。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呢?

好像是半年前,那天李小兰放周末回家早,刚一进家就发现气氛不对,她妈妈坐在客厅里,呼吸声很重。

后来李小兰抱着我碎碎念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妈妈被裁员了。

唉,人类也挺辛苦的,连去找食物都会被剥夺资格。

从那之后,她妈妈天天在家里,我为了不变成狗肉汤只好乖乖的躲在李小兰的房间里。

因为家住一楼,我偶尔能趴在她的飘窗上晒晒太阳,她特地用鞋盒给我做的“台阶”,细心极了。

“喵呜?”

一只大橘猫落在外面的窗台上,隔着纱窗它看了我一眼。

“你家怎么又吵架了?”

我睁开一只眼睛,懒洋洋的看着她: “她妈妈不能出去捕猎之后脾气越来越差,哪天不吵啊。”

大橘猫舔了舔毛,神秘兮兮的和我讲: “这里隔音太差啦,我主人昨晚上被吓的连电视剧都不看了。”

大橘猫是我家楼上的小姐姐养的,那个姐姐好看,看到我还会摸我的狗头。

“她说你主人好可怜哦,她说她妈妈也是那样,背错...背错一个单词什么的,就要被打竹板。”

我想起了家里那些名为晾衣架的东西,李小兰好像也会被打。

3. 大橘猫说,她主人私底下吐槽,按照李小兰现在的情况,人早晚都会疯掉的。

我骂了它一句。

“汪!”

“你咒谁呢!”

都是大橘这个乌鸦嘴!

昨天李小兰出门吃饭的时候晚了三分钟,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溅了咸咸的东西。

一般都是喂给我的菜汤。

她又想来抱我,可是又怕弄脏我,只能一边掉眼泪一边换衣服。

“我吃不下猪肉,就算只有一点点也会恶心的吐出来...” 李小兰坐在床上,眼眶又开始发红,我赶紧跑到她的脚边用头蹭蹭她。

每次我这样做她的心情就会好一些。

“为什么他们不信呢,我真的吃不进去,呜。”

我被李小兰抱在怀里,看着她哭个不停只能用狗头去往她的脸上擦擦。

流了眼泪就不好看了。

看你难过又受了委屈,就用我擦擦吧。

可是李小兰这次很反常,她只是抱着我哭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放下我跑去了书桌前。

“汪。”

我小声的叫了叫,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闻到了很淡很淡的血腥味。

她受伤了?

她怎么会受伤!

我急得原地打转儿,但是李小兰教育过我,不可以大叫,不然会被炖成都肉汤,我只能跑到椅子边上,不停的摇尾巴,不停的用爪子扒她的腿。

我看到她手上拿着一把银色的东西,很危险,很可怕。

她的胳膊也露在外面,上面细细密密小口子的在流血。

“汪呜!

汪呜!”

这可不行!

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是有房子住还是流浪的,受了伤就会很危险!

我咬住了李小兰的裤子角,拽了半天。

我心里开始怒骂,都是大橘猫这个乌鸦嘴。

李小兰真的疯了!

“小花!”

我叫的有点大声了,李小兰害怕起来,她不管自己胳膊上还在汩汩流淌的血液,神色紧张的想要抓住我的嘴筒子让我闭嘴。

可这个家里最吵的不是我啊!

明明是客厅里那个大炮仗妈妈啊!

“李小兰你是不是太有脾气了!

你甩脸子给谁看!”

“我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饭你挑三拣四,别拦着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那一声声叫喊听的我俩心惊肉跳。

4. “你真是有骨头了,你还敢锁门!?

李小兰!”

我的听力很好,我能听到李小兰的妈妈正在高速逼近我们的据点。

李小兰把袖子撸了下去,慌得六神无主。

我们狗子对情绪的感触还是很敏锐的。

咚!

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我下意识的发出了呜呜的低吼。

李小兰想要开门的手僵住了。

咚!

咚!

“李小兰你不开门是吧,我把锁给你砸了,我让你白眼狼!”

说实话,我那天好像见到了恶鬼。

如果刚才李小兰手上拿的是一把危险的小东西,那李小兰妈妈手上拿的就是随时能要我狗命的大杀器。

叫锤子来着。

“王春秀!

你疯了吧,这门是咱们自己家的。”

李小兰的爸爸从她身后出现,抢走了那把锤子。

我的耳朵往后翻着,尾巴不敢抬起,但...但李小兰现在看起来挺危险的,我还是站在了她腿前。

李小兰妈妈眼泪断了线似的掉,站在门口好像满脸失望。

“小兰你还不来跟你妈妈道歉,你懂不懂事?”

李小兰的爸爸站在门外,像个和事佬一样,我盯着他们,心里却有很多疑惑。

你怎么现在才来劝架啊?

上次李小兰带我出去遛弯,隔壁楼的雪纳瑞和泰迪骂起来了,边上跑来一只胖柯基赶紧过来劝架。

他怎么还不如那只只知道吃罐头的胖子。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李小兰刚才被吓得腿软,现在声音也颤巍巍的。

我是她的狗,便跟着一起低下头呜呜了两声陪衬。

从此,那扇门一直挂着坏锁。

李小兰在凌晨还没入睡,她总是喜欢抱着我说悄悄话。

“妈妈很累,家里的活儿都是她一个人做,她还要去饭店打工...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我舔了舔她的手,尾巴轻轻的摇了摇。

“汪。”

妈妈确实很累,特别是最近她又找了打猎的机会,据说是一种临时打猎,但也要离开半天多。

可李小兰也要出门学习捕猎技巧啊,她回家后除了遛我还会扫扫地、刷刷碗。

明明还有一个和我一样每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家伙啊。

劝架都劝不好。

5. 李小兰的秘密被发现了。

这次倒是没有吵得很大声,我蹲在卧室门口,用爪子轻轻的勾开了个小门缝。

“你们老师说马上高三了,要冲刺,你知道在外面补这样的一节课要多少钱吗?”

李小兰的妈妈坐在沙发上,这两年她因为常常发脾气,声音都哑了很多。

李小兰爸爸的手机很吵,不知道又在看什么,但他还是搭腔了一句: “咱们家也就这个情况,爸妈把全部的东西都给你了,你得争气,不然我俩白养你了。”

“...我、我好好学。”

李小兰闷了好久才开口,她沉着脸走回卧室,我摇着尾巴凑过去,但她没有理我,直接坐到了书桌前开始翻找。

我顿感不妙!

每次李小兰心情不好到极点的时候她就会这么做。

因为门坏了不能关,所以她只能躲在衣柜后面,我急得都站起来了扒拉她。

不能伤自己,汪!

受伤了会疼的!

“汪!

汪呜!”

你能不能坐下啊!

每次我都会因为我的高度而气的少吃两口饭,但凡我能站起来,我一定会把她手上的坏东西赶走的。

“李小兰你能不能管管你的狗?”

或许是我的某一声叫的响了,原本在客厅里叠衣服的李小兰妈妈忽然冲了进来。

“....!”

李小兰想把刀子收起来,也想把袖子放下,可来不及了,她妈妈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一样冲了过来。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我试图挡在两人中间,我劝架很积极的。

下一秒,我被李小兰的妈妈一脚踹开了,还挺疼的。

“嗷呜...” 我忍着疼看着对峙的母女二人,一个抡圆了的耳光打在李小兰脸上。

打的很重,两道鼻血顺着李小兰的下巴滴到地上,滴在我的爪子边上。

6. “不缺吃不缺喝的,她有什么心里的毛病?”

“我看就是惯的,闲的,没好好学习,但凡忙起来她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

那天,李小兰的妈妈在客厅里哭闹了很久很久。

她好像带着李小兰去了医院,医生说李小兰生了病。

我就说弄伤自己很危险吧!

我扑到李小兰的怀里,用鼻子拱了拱她的脸颊。

“小花,他们说我病了...”李小兰抱着我,像之前难过的无数个日夜那般。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就是每天都好难过,我不想再花钱了,我不想考试...我好怕。”

“呜?”

唉,作为狗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生病,但她是我的主人啊,作为狗狗,只想让她更开心。

“该上学上学去,李小兰,你少听那些医院的胡话,都是骗钱的,你就是快高三压力大。”

李小兰是被她妈妈抓着领子拖出家门的。

可她明明生病了。

我蹲在卧室门口呜咽了两声,在她妈妈要杀了人一般的眼神里缩了回去。

自那之后,李小兰妈妈不在家的时间更多了,她去捕猎的时间加长了,家里空荡荡的,我会忍不住溜到客厅里散散步。

日子一晃过去了一个多月,又是一个她们全家都要出门忙碌的上午,我乐呵呵的从李小兰的房间里偷溜出来。

“诶,你家那口子不在家啊。”

我正在用爪子丈量客厅有多大,大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我不熟悉的脚步声,我警觉的低吼,死死盯着门口。

“啊!

哪儿来的狗!

快滚开!”

门开了,在我充满敌意的叫声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惊慌失措的站在门外,她身上有一股我不太喜欢的香味儿,很刺鼻。

我扑过去的时候,李小兰的爸爸从她身后出现,给了我一脚。

小说《本汪李小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