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一个远嫁过

更新时间:2024-07-08 08:10:05

一个远嫁过

一个远嫁过 平易书易 著

一个远嫁过张磊刘凤兰现代言情

张磊刘凤兰是《一个远嫁过》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平易书易”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真不知道娶你回来干什么!”流产手术几乎耗尽了我的精气,心里却还是放不下我那没能出生的孩子,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患上了抑郁症。婆婆又一味的抱怨督促,没坐好小月子,早起晚睡的劳累更是让我落下了一身的病。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我终于还是进了医院。可即便这样,婆婆那张嘴也依旧没有饶人...

精彩章节试读:

“哪有这样的儿媳妇,真是遭罪,家家哪有不拌嘴的,动不动就打孩子也太极端了!”

“真是狠心,孩子说不要就能不要!

老人家你也别哭,说不定不是你家的种,把自己气坏了多不值得!”

“就是啊,这世道,外边有人了也说不准!

要不干嘛没事打孩子!”

……刘凤兰仅凭一张嘴就能颠倒是非黑白,给我泼了好大一盆脏水。

路人们也不明真相,捕风捉影,话越传越难听。

等她演够了,将门一踹,吩咐我赶紧起来回家。

“还要在这里住到什么时候,肚子里又没货了,在这待一分钟花的都是我儿子的钱!”

话里话外都是说我浪费钱,不知好歹。

她在医院里大喊大叫,医生护士轮番来劝,我没办法,只好收拾东西回了家。

“行了,孩子也没了,别装一副矫情样子。

洗衣做饭还是你的事,赶紧把地擦擦,看看脏的,眼里没活儿啊。

真不知道娶你回来干什么!”

流产手术几乎耗尽了我的精气,心里却还是放不下我那没能出生的孩子,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患上了抑郁症。

婆婆又一味的抱怨督促,没坐好小月子,早起晚睡的劳累更是让我落下了一身的病。

在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我终于还是进了医院。

可即便这样,婆婆那张嘴也依旧没有饶人。

“真是没福气,病病恹恹的。

家里那些活给谁干啊!

我熬油似的熬了大半辈子,现在老了还要伺候你!

你是存心想累死我是吧!”

而在这期间,张磊一次都没来看过我,甚至连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

我感觉自己只剩个空壳子,不知什么时候一口气上不来就直接断了气。

也许我半夜死在医院,也没人替我难过吧。

在医生的强烈建议下,并且保证可以用医保报销大部分费用后,刘凤兰才终于不来闹了。

没想到结婚这么多年,最轻松安静的时期竟然是住院的时候。

真是讽刺。

我在医院住了小一个月,可笑的是,这一个月里,张磊与我的对话只有寥寥几句。

我苦笑一声,七年前那让人坚定远嫁的爱情像一盘散沙,七年的风终究是吹散了它。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

我这样安慰自己。

即使对张磊,对这个家已经失望了,但是我仍旧留有一丝余地。

只要还能凑合过,就过下去吧。

在我抱着这个想法推开家门的时候,看见的是人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景象。

张磊,刘凤兰,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孩儿。

小说《一个远嫁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