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资讯> 望庭春顾询江月热门的小说_完结好看小说望庭春顾询江月

望庭春顾询江月热门的小说_完结好看小说望庭春顾询江月

时间:2024-05-29 14:38:03编辑: 咸鱼彩票

望庭春顾询江月热门的小说_完结好看小说望庭春顾询江月

推荐指数:10分

《 望庭春》在线阅读全文

《望庭春》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顾询江月是作者“咸鱼彩票”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然后顶着背后漫天的雪色和顾询骤然通红的眼尾,缓步坚定的往前走去。一步也未曾回头。1.前厅内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眼神纷纷落在我身上,可怜的,惋惜的,不忍的,像一柄柄利剑般刺向我...

正文

及笄之宴那日,我没能等来心心念念的顾询,等来的却是一道和亲圣旨。

一道将我远嫁别国,代替嫡姐去和亲的圣旨。

是顾询用险些丢了大半条命挣来的军功,一步一叩首在御前跪求来的。

我才知晓,顾询原来一直爱慕嫡姐,接近于我也是迫于无奈。

所以我平静踏上了和亲之路。

辞行前我朝顾询盈盈一拜,眼底映出无边的雪色。

(愿顾小将军扶摇直上,前程万里,此生不复相见。

) 然后顶着背后漫天的雪色和顾询骤然通红的眼尾,缓步坚定的往前走去。

一步也未曾回头。

1. 前厅内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的眼神纷纷落在我身上,可怜的,惋惜的,不忍的,像一柄柄利剑般刺向我。

“长乐县主,接旨吧。”

站在我面前的宫人缓慢出声,将明黄色的圣旨递到了我面前。

我怔楞了一瞬,接着温顺的弯下脖颈,俯下身子,缓缓的跪下叩首,伸出手接住了这张载着我以后命运的锦帕。

头上的步摇随着我叩首的动作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臣女谢恩。”

跪俯在地上,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然后消失不见。

手腕被轻轻拖住扶起,宫人语气带着几分惋惜。

“婚期定在下月,县主早些准备吧。”

说完后便带着浩浩荡荡一众宫人转身走了出去。

宫人刚走出府外,母亲便跌坐在原地,脸色惨白,靠在父亲怀里低泣起来。

父亲面色无异,强撑着将一众前来参加我及笄宴的亲友送出府后,猛的转过身子拉着我的手,语气带着丝急切。

“晚吟,现在收拾细软,去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这边父亲母亲替你挡着,若是……” 话还未说完,父亲便哽咽的不成样子,偏过头去用袖子拭了拭眼角的泪。

我伸出手握住父亲有些颤抖的手,然后拉着父亲走到母亲旁边,伸出手揽过母亲,将头靠在母亲肩上,语气轻柔的劝他们。

“父亲母亲,不用担心晚吟,此番前去是和亲,我身后是整个禹国,乌国那边无人敢伤我的。”

母亲语气哽咽,双眼红肿的盯着我,眼里满是伤心。

“可是…可是…明明不该是你的啊……” 是啊,这桩圣旨本不该是我的。

和亲的人选一直都不是我,而是我的嫡姐。

江家嫡女江月。

如若不是顾询用自己险些丢了大半条命挣来的军功,一步一叩首在御前跪求,今日这宣旨的人就应该去隔壁江国公府,而不是来我这江系远亲旁支的府上。

众人皆赞叹顾小将军痴情一片,用自己半生荣耀,命换来的军功,只为求这道旨意,避免心上人江家嫡女江月远嫁乌国。

这般情谊,多动人啊。

如若我未曾同顾询私定了终身,我怕是也要为这话本般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所感动。

我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看着一旁暗自伤心的父亲母亲,狠狠掐住自己的手心,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阿爹阿娘,女儿受你们庇佑十余载,足够了。

阿娘不要伤心,以后有弟弟陪你们女儿便放心了。”

说完这些话后我朝母亲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肚子,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

劝慰了父亲母亲许久,我才将他们劝动,扶着他们回了房。

圣上亲赐的姻亲圣旨,要是我敢不遵,怪罪下来便是诛九族的大罪。

我没法为了自己的命,让父亲母亲还有尚在胎中的胞弟替我陪葬。

这亲,我是必须得去和的。

看着手腕处顾询送的镯子,我自嘲的笑了。

顾询,你是真的知道如何拿捏我的软肋,逼着我不得不答应的啊。

2. 躺在榻上,我睁着眼睛看着床侧坠下来的流苏,丝毫没有睡意。

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断闪过许多的场景。

宣旨的宫人,周围亲友怜悯惋惜的眼神,父亲母亲伤心垂泪的神情,还有顾询…… 少年偷偷翻墙坐在墙头处吹的那首埙曲,悄悄放在我窗口的那串芙蕖花,灯会上望向我时眼底几乎灼伤我的滚烫爱意,以及临出发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坐在马上,衣袂翩飞,眼底是揉碎的光。

临出征前偷偷翻墙跑到我的窗外的少年,隔着一层薄薄的纱窗,怀里抱着大把红的发艳的芙蕖,目光灼灼,仰着头同我许诺。

他说等等他。

他说会在半年后及笄之日前凯旋归来,会送我这世上独一份的及笄礼。

他说到时候他到时候会亲自来求娶。

我好似被那纱窗后的炙热目光灼伤,匆匆避开了眼神。

只敢躲在纱窗后面,脸上红的彻底,羞的半晌都没有出声。

只是在少年转身临走前,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轻柔的应了句好。

我知道顾询听见了,听见了我的答复。

好。

顾询,我等你凯旋归来。

等你来娶我。

那是我头一次不顾礼节,将自小学过的教导纷纷忘了个干净,私自答应了这段甚至不能算约定的诺言。

自那晚后,我便再没见到过顾询了。

但是每隔不了几日就会收到他写的信,里面写着他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时不时会夹杂着写小物件。

有时是他行军途中看到的好看的花束,有时是某些边疆罕见的小玩意,有时是一些好看的簪子饰品,但是无一例外每封信的落款都是同一句话。

见字如晤,随隔千里,思绪未断。

短短几字,满是情真意切的爱意。

我看着这些物什和信件,小心翼翼的将其收到一个盒子里,心底像是泡在柔软的蜜水中,丝丝缕缕浸出的全是甜意。

所以我日复一日的等待,靠着这点点信件和甜头,等着我的小将军及笄之日来娶我。

但是及笄那日我没等到我的小将军,等到的却是他亲自求来的和亲圣旨。

多可笑啊,为了这日,我身穿华服,满心欢喜,等来的却是这般结果。

我连眼泪都不敢流,还得强撑着笑脸装作满心喜意的接旨。

以什么理由流泪呢,我同顾询的关系,从来都是他随口说的诺言,连个姻亲都未曾定下。

以什么理由拒绝啊,那可是天子御赐的婚事啊。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自眼角滚落,泅湿了枕席。

3. 自圣旨宣下来隔天后,皇上赏赐的礼物便流水般的开始往府上堆送。

众人皆说皇上仁慈,看重江家女,江府有福,从往日名不见经传的江系旁支,一下子成了皇亲贵胄。

众人只看到这桩婚事表面的喜庆阔气,却从未有人问过我是否愿意。

父亲母亲虽然担心,但是迫于无奈,只能收下这些东西。

我不断劝慰他们,让他们将心底的寄托放在还未出世的胞弟上,不要太过忧心我的事。

劝的次数多了,父亲母亲也就听进去了点,不再像往日那样伤心。

我心知这是最好的打算,我此番前去和亲,路途多舛,况且禹乌两国前些年战事不断,虽名为和亲,但实质上是为质。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我是送给乌国的贡品。

甚至说不定还没进乌国的地界,我便早已在半道没了性命。

我非但不能侍奉父母膝下,甚至不能报答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反而平白让他们替我忧心烦扰。

幸好还有胞弟。

若是我死后,父亲母亲也会有个活下去的念想。

“晚吟,婚服下来了,试试吧。”

听到这话后我回头,就看到母亲站在我身后,定定地看着我,叹了口气。

看着母亲手里的婚服,我失神了一瞬,接着起身握住母亲的手腕将她按在椅子上,伸出手抚平了母亲蹙起的眉头。

“阿娘,我去穿给你看。”

我朝母亲笑了笑,说完后便拿着婚服进了内室。

看着床上流光溢彩的婚服和一旁桌上的凤冠霞帔,我的眼底一片淡漠。

婚服是按照县主之礼赶制出来的,我之前从未见过这般好的料子,更从来不敢奢望有天能穿上。

但是世事难料,谁能想到第一次穿竟是婚服。

这算是一种幸运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一件一件的换上这套婚服缓缓抬步走了出去。

母亲见到我的第一眼,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落。

接着匆匆擦去两颊的泪痕,起身拉着我坐到了梳妆镜旁,拿起一旁的梳子开始替我梳头。

“我家晚吟啊,是娘见过最为漂亮的新娘子了…” 看着镜子里映出的女子,流光溢彩的婚服映照出娇媚的脸庞,神色却无半点待嫁的喜色,面色淡漠无波。

“晚吟,没能护住你,是父亲母亲对不住你……” 我转过身没有说话,将脸靠在母亲怀里,撒娇似的蹭了蹭。

母亲便在没有说话了,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我脸庞的碎发拂到而后,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后便不敢再看我,扭过头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母亲的衣角彻底消失在屋外后,我才敢放下笑的有些僵硬的嘴角,捂着脸无声的哭泣起来。

忽然听闻身后的有脚步声,我以为是母亲又折返过来了,赶忙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脸上重新带上了笑意,转过身朝母亲解释。

“母亲,刚才手腕不小心磕到了,我是因为疼才落泪……” 转过身看见眼前之人时,我嘴角的笑意凝固住了,伸出的手腕也顿在了半空中。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嘴里不由自主的吐出两个字。

顾询。

是自半年前那夜一别后我在也没能见上一面的顾询啊。

我浑身血液都好似被冻住一般,看着这张熟悉的脸,登时红了眼眶,用力的攥紧手心才控制住心底的起伏。

4.

小说《望庭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望庭春

望庭春

作者: 咸鱼彩票 类型:dygsh状态:连载中

《望庭春》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顾询江月是作者“咸鱼彩票”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然后顶着背后漫天的雪色和顾询骤然通红的眼尾,缓步坚定的往前走去。一步也未曾回头。1.前厅内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的眼神纷纷落在我身上,可怜的,惋惜的,不忍的,像一柄柄利剑般刺向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