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阅读吾枝晒月光(谢楚楚谢长顺)_吾枝晒月光谢楚楚谢长顺完本完结小说

谢楚楚谢长顺是现代言情《吾枝晒月光》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谢楚楚”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穿书后全世界都有了读心术(晏谨谢楚楚)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吾枝晒月光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穿书后全世界都有了读心术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点击阅读全文

叫做《吾枝晒月光》的小说,是作者“谢楚楚”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谢楚楚谢长顺,内容详情为:说起来,原身谢楚也是谢家夫妇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目的就是照顾他们唯一的儿子谢长顺。谢家夫妇也是奇葩。对谢楚动辄打骂就算了,还打着让谢长顺收了谢楚做妾,给谢家生孙子的主意。谢长顺如今不过13岁,但却在谢家夫妇的溺爱下,养成了偷鸡摸狗、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好色流氓、霸道刁蛮的性子…

吾枝晒月光

阅读精彩章节

穿书后全世界都有了读心术(晏谨谢楚楚)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吾枝晒月光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穿书后全世界都有了读心术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穿书后全世界都有了读心术》免费试读谢楚楚:“??”怎么回事?原书剧情没接收完?不对呀,原书里可没有这个剧情!但为何她的脑海里,能够看见如此清晰的画面,如在眼前一般?就在谢楚楚小脸懵圈的时候,孙氏带着儿子谢长顺又来了!“哎哟,亲家,这就启程了?”其实,一起逃往北边的潍县的,不止是晏家,整个队伍,前前后后加起来,得有百来人。
原身谢楚的娘家也在其内,且常常借着着姻亲的关系,来晏家打秋风。
此前,原身还偷拿了晏家的酱肉给孙氏,被二婶宋氏发现了,宋氏这才对她有意见的。
说起来,原身谢楚也是谢家夫妇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目的就是照顾他们唯一的儿子谢长顺。
谢家夫妇也是奇葩。
对谢楚动辄打骂就算了,还打着让谢长顺收了谢楚做妾,给谢家生孙子的主意。
谢长顺如今不过13岁,但却在谢家夫妇的溺爱下,养成了偷鸡摸狗、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好色流氓、霸道刁蛮的性子。
当日若不是道士合了八字,说她与晏家四郎八字相合,孙氏差点按着他让谢长顺行猪狗之事。
且原身自小被谢家夫妇灌输了要事事以谢长顺为先的观念,傻得不行。
见到谢家的人又来打秋风。
宋氏结结实实地翻了个白眼。
她直接将干粮的口袋扎紧了,塞进马车,连个眼神都不给。
孙氏自然看得见,但她是个厚脸皮的。
“亲家,老远就闻到你们家这边的酱肉饼的味儿了,哎,就说亲家就是好手艺,这不,我们家顺子今日还没吃上呢,都是一家子,路上好照应,可还有给我们顺子拿着路上吃的?”说得这么不要脸,要不是宋氏还有点理智,差点就破口大骂了。
说着,孙氏虎着脸看谢楚楚。
“贱丫头,你还愣着做什么,给你弟弟拿点肉饼吃啊。”
“你不要忘记了,你弟弟在家里对你多好,别自己有好日子过就忘记了父母和弟弟,你瞧瞧你弟弟,这一路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往日里,孙氏只要这么一说,原身谢楚一定会拿出自己偷偷留的酱肉饼给谢长顺。
但谢楚楚又不是原身。
她傻么她?听到孙氏一副理所当然地看着自己,谢楚楚眨巴了一下眼睛。
“啊这,他没吃饱,难道是我抢了他的东西吃么?”顿了顿,她瞪圆了眼:“他好瘦哦,像个两百斤的瘦子!”晏谨闻声也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刚走近就听到了谢楚楚做作的声音,不由得扭头看她。
表情是灵动了,有点萌,还有点可爱。
但很气人。
晏谨沉了沉脸色。
孙氏先是愣住了,似乎没想到谢楚楚会反驳自己。
而后就是脸色一黑:“你什么意思?”“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忘记你弟弟对你多好了?”孙氏过来,就要抓着谢楚楚的胳膊。
谢楚楚怎么可能给她碰上,瞬间蹦跶到了晏谨的身边。
像是戏精附身了似的,谢楚楚啊了一声,故作不解地问:“可是,当日晏家给聘礼,你们全部收入囊中,说留给谢长顺日后娶媳妇用,为此还说跟我一刀两断,说那些聘金算是这些年来,你们养育我的恩情,此后各不相干,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晏家给的聘礼,足足有二十两银子。
只要谢家不挥霍,这银子能让他们不愁吃穿好几年。
结果还不都是让谢长顺拿去赌钱,两日就败光了。
晏家的人全都愣住了。
他们不知竟然还有这回事。
其实,当日这份文书,那冲喜的道士也拿回来给晏老太太了。
不过,这件事,老太太没跟任何人说,本意是不想让人知晓谢楚楚没了娘家,欺负她。
因此晏家其余人并不知晓此事,连晏谨也不晓得。
晏家其实也无所谓,说得不好听一些,冲喜冲喜,要的就是这个人。
但谢家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着实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孙氏脸上挂不住。
“别胡说!哪有这回事,再说你,你弟弟对你多好,你……”谢楚楚打断她的话。
“对我好,就是动辄打骂我么,大冷天的将我塞进水缸里,差点将我冻死,还是左邻右舍好心救了我,你们让我做牛做马伺候他,要说你们谢家的恩情,这二十两银子不但还清了,还能剩余钱,这件事,当日谢家左邻右舍都知道,都能作证。”
晏谨的目光放在谢楚楚的身上。
发现自昨夜之后,她真的变了。
伶牙俐齿的,说话也十分有条理。
从前都是愁眉苦脸,低眉顺眼的模样,如今乍然变得犀利灵动又大胆。
竟然还敢当众这样反抗谢家。
说出断绝关系的话来,不过……他竟不知道,她在谢家,过的是这样的日子。
愣神间,晏谨感觉自己的袖子被轻轻拉了一下。
便见方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谢楚楚,拉着自己袖子,一副小鸟依人的乖巧样子。
她不自觉撅着嘴巴:“相公,你要帮我。”
撒娇还委屈。
晏谨:“……”他觉得台上的戏子,变脸都没有她这样快的。
一会儿杀气腾腾的像个小老虎,一会儿可怜兮兮像个受气包。
谢楚楚拉着晏谨的袖子道:“当日道士一起来接亲,谢家已经在文书上摁手印要与我断绝关系,生死不相关,如今逃荒路上,却又因为不存粮、想白吃米饭,找上我的关系,要晏家供养他们,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才不会这样!”“相公,不能让他们占我们家的便宜!”“而,而且,他欺负我!”谢楚楚抬手一指谢长顺。
晏谨:“……”他看明白了。
小丫头就是个黑芝麻汤圆,将这烂摊子,扔给自己。
有了晏家插手,拿出文书,给乡邻见证,她便能明正言顺,与谢家脱离关系。
但他能这么办呢?瞧着她乖巧的小眼神,只能帮着她了。
何况,不管今后如何,如今的她,总归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
“亲家,这是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这丫头就算嫁入你们晏家,那也是我们谢家养大的孩子,你们还能断了我们母女的情分不成?”孙氏瞧着晏家似乎想插手,脸色就不好看。
晏家是一块肥肉,她还想着逃难的路上,多跟着晏家,吃上肉,吃上米。
谢楚这死丫头,谢家真是白白养她十年!晏谨虽然有腿疾,但往人前一站,也是器宇轩昂,身形高大的。
至少,将谢楚楚的小身板,挡得严严实实。
维护的意思,十分明显。
“谢楚既然已经嫁给我做妻子,她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
少年声音清冷,不容拒绝。
站在晏谨身后的谢楚楚听到这句妻子,脸上有点小得意,就差摇尾巴了。
嘻嘻。
这声妻子真好听!相公真好!“关于断绝关系之事,文书当日确实随着合帖送回了晏家,你们以二十两银子,买断了谢楚过去的十五年,也买断了她与谢家的关系,此后,她应与你们谢家不相关,既然如此,晏家和你们,也非姻亲关系,我的岳父岳母,非你们大杨村谢家。”
“在场之人,皆可见证!”原身谢楚虽然因为性格的关系,在晏家确实不是人人都喜欢。
但她既然嫁给了晏四郎,便是晏家人。
晏家儿郎,向来一致对外,十分团结,当下全都站了出来,护在晏谨和谢楚楚的周边。
这架势,哪里是孙氏能对付的。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宋氏这会儿已经从老太太那儿拿了文书出来,扬手对着孙氏就是一顿骂。
“瞧见没有,这是你们跟四郎媳妇断绝关系的文书,我们都留着呢,你问天问地问乡邻,你们大杨村谢家谁还能管我们四郎媳妇的事情!”“还母女情分,你瞧瞧你做的那些破烂事,你说你是四郎媳妇母亲,猪都不听,狗都摇头!”“我活到这把岁数,就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断绝了关系还有脸上门讨吃的,给你吃的,那是我们四郎媳妇心善,不给你吃的,那也是本分!也不瞧瞧你们做了什么猪狗不如的事情,将我们四郎媳妇当啥子了,当我们晏家都是好欺负的?”宋氏虽然不待见谢楚,但别人欺负自家人,她是不允许的!大嗓门一顿输出,周围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当下全都对孙氏指指点点。
“易子而食的是也不是没听说过,但人家还要脸,卖了也就卖了,也没见过卖了人断了关系,还上门讨吃的。”
“就是,这么大个人,有手有脚,咋还做起了白乞赖的事情?”“这谢家女我晓得,大冬日的还得下河捞鱼,洗全家的衣裳,这也就算了,经常被她养母大骂,真是好惨一女娃子。”
……周围人指指点点,孙氏再大的脸面,也挂不住,何况也从没人能在晏家母老虎手下占过便宜。
当下骂骂咧咧地拽着谢长顺走了。
但谢长顺被溺爱过头,今日吃不上酱肉饼,哪里肯走。
“娘,我不走,谢楚还没给我肉饼么!”“这小贱丫头,我要吃肉饼!”“她不就是嫁给了个眼盲腿蹶的废物么,有什么好得意的。”

小说《吾枝晒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2-11 10:56:48
下一篇 2024-02-11 10:5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