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免费全集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陆令筠程云朔_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陆令筠程云朔热门免费小说

现代言情《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陆令筠”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陆令筠程云朔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优秀文集男女主角(陆令筠陆含宜)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周……

点击阅读全文

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中的人物陆令筠程云朔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陆令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内容概括:书友评价刚刚开始还觉得作者文笔可以,可是越看越不对劲,作者只是把女主塑造成了男频文里面每个男人都喜欢的当家主母。呵呵性格温柔端正,有头脑,还不会嫉妒吃醋,在内能能帮老公纳小妾,养小孩,孝顺公婆,管理家宅,在外能拿出手帮忙升官发财。男主呢啥不用付出啥都有了,而女主也好打发,一个侯府主母就够了,精神上就…

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优秀文集男女主角(陆令筠陆含宜)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
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周大白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优秀文集》免费试读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周大白。
《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由着杜若表现,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84532字。
书友评价刚刚开始还觉得作者文笔可以,可是越看越不对劲,作者只是把女主塑造成了男频文里面每个男人都喜欢的当家主母。
呵呵性格温柔端正,有头脑,还不会嫉妒吃醋,在内能能帮老公纳小妾,养小孩,孝顺公婆,管理家宅,在外能拿出手帮忙升官发财。
男主呢啥不用付出啥都有了,而女主也好打发,一个侯府主母就够了,精神上就富足了,给点钱就满足了,以后钱还是给小妾的儿子继承,男主不爱她,她也没自己的孩子。
操劳一辈子就是为他人做嫁衣。
没爱情,没事业,没理想,没自由,除了一个侯府主母头衔和一堆钱有什么用?花都花不出去,一辈子宅在侯府一亩三分田,替男主管理一堆小妾孩子,掌家伺候公婆吗?啥也没有。
呵呵女主就是精神上富足吧,自以为的满足。
实际就是没有选择人生的权利,那这样的小说看来有啥意思,我还傻不愣登看到这里,还想着女主以后有没有可能不一样,结果就是掌家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为男主管理家务,管小妾,管孩子,孝顺公婆。
女主没事业没理想,没爱情,没自由,还有什么看头。
平平无奇而已。
所以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弃了,这样的女主自以为的满足,其实就跟僵尸差不多,人生什么都没有,除了个侯府主母和一堆花不出去的钱,一无所有,最后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最近的更新开始水字数了,文笔也越来越差,现代词汇越来越多这个女主居然觉得程用情专一不花心有责任感,重生了但又一次白重生是吗我已经看不懂作者到底想写什么了,一路看到最新章了,现在的感觉就是这女主重生回来不是来当爽文女主的,是来再受一辈子蹉跎的,那么多章了还在讲这两个低智恋爱脑的爱情故事,能不能让女主多走走事业线,别再给这几个弱智花心思了,真的是看得血压都高了热门章节程秉安又找了新人入府科举放榜陆含宜气得胎动产子骂李闻洵作品试读“母亲,是儿媳做得不够好。”
陆令筠放下姿态,给秦氏一个台阶。
“你休要再这么讲,朔儿那不孝子全然不顾礼法,大婚当夜弃你不顾,我今天必须把他押来道歉!”秦氏冷眉看向手下,“世子爷在哪!”“世子爷现在还在邢姑娘那儿。”
丫鬟答道。
秦氏震怒,“还在那个狐媚子那里!今儿我不把那狐媚子一起收拾了都对不起列祖列宗!”上一世,秦氏也是帮陆含宜出气了。
只是单叫了程云朔,没有动邢代容。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邢代容真真是世子爷的软肋,轻易不能动。
当初程云朔接她入府,已经是搞得鸡飞狗跳,世子爷都以命相逼,搞的大家关系都到了冰点,最终叫秦氏松了口。
平常时候,秦氏对那个女人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看不见。
可这一世,显然陆令筠叫她十分满意,远比陆含宜更叫她重视。
她话落下,陆令筠拦住道,“母亲,何必叫那姑娘过来,世子爷与她的情谊我昔日就有耳闻,世子娶我本就心怀芥蒂,我这刚进门就发难于她,必定引来世子爷逆反,世子爷性情儿郎,到时候只会叫大家难看,母亲心伤。”
陆令筠一番话情真意切,大度至极,直说到秦氏心坎。
程云朔再怎么胡闹纨绔也是她儿子,还是整个侯府唯一的独子,她也不想与他不快,伤了母子之情。
“筠儿,可总不能叫你委屈……母亲,儿媳不委屈。”
陆令筠笑着。
“好啊!”秦氏大合掌,握紧陆令筠的手,“我真是娶了一个好儿媳!温嬷嬷,将家中的对牌钥匙拿来,今日起,侯府就由少夫人管家,你们所有人都给仔细了,全都要给我帮衬着少夫人,谁敢对她不敬,一律严惩。”
“是!”齐齐声音落地,一大串钥匙落入陆令筠掌心,“母亲,这给我是不是太早……”秦氏笑着拉着陆令筠坐下,“你公爹身子不好,本来给云朔娶妻就是为了找人替我掌家,如今有你,我便能完全安心。”
陆令筠听此,大方拿下,“儿媳必不辱命。”
秦氏满意陆令筠极了。
越看越喜欢。
知进退懂荣辱,落落大方,有进有退有沉稳,原先只是确实是想找个人看着家,替她分点忧,现在已然有了几分期待。
这新进来的儿媳或许这能把侯府真正撑起来。
她拉着陆令筠说了好久的话,待得老侯爷在后院醒来,才款款领着她喝了她敬的媳妇儿茶。
老侯爷身子不好,似乎就是程云朔气的。
他在喝完媳妇儿茶看到自己儿子没出现,脸色又是变得极难看。
陆令筠连忙说着些别的安抚他,很快哄得老侯爷脸色转好,秦氏在一旁看得更满意了。
她叫嬷嬷回屋,将她嫁妆里压箱底的彩云冠和浮光锦拿来,添在原本的媳妇茶红包里,一起给陆令筠。
“你收好了。”
秦氏笑着看着她。
陆令筠看着价值不菲的物件微微一怔,“母亲……三日后你回门,且穿着这些去。”
秦氏笑得更加慈爱。
这一套可是当初她回门时的穿戴,还是宫里的赏赐。
珍贵异常。
陆令筠接过,“谢母亲。”
就在这时,宁心院又来了人。
“侯爷,夫人,少夫人,世子来了。”
随着这声通传落下,屋里言笑晏晏的气氛一滞。
陆令筠转眸,就见屋门被推开,一个穿深蓝色蜀锦长衫的年轻男子迈步进来。
男子面如冠玉,鼻若悬胆,唇薄绯然,凤眸细长,眼角微扬,即便不笑也有三分恣意风流。
京中早有公认,宁阳侯小世子纨绔,但那模样确实也极好。
是十足的美少年。
比起陆令筠上辈子嫁的李闻洵,好看太多。
美少年进来后一脸冰冷,尤其在看到陆令筠后,目光微滞,继而更加冷漠。
“哐当!”一个青花茶盏砸在程云朔脚边。
“你这逆子还敢来!”程云朔紧抿唇,不语。
老侯爷火气蹭蹭上,剧烈咳嗽。
陆令筠连忙安抚,“父亲莫要动气,天大地大自己身体最大,何必因一些小事叫自己不舒服。”
在她温哄下,老侯爷这边慢慢顺了气,倒在床榻上闭着目,一副懒见程云朔的样子。
陆令筠与秦氏交换眼色,叫程云朔先退,她们哄他歇下,临别老侯爷拉着陆令筠的手,“令筠,那逆子再惹你气,我便打死他!”“世子不会的。”
陆令筠温婉良恭,老侯爷气色这才彻底舒展。
她同秦氏出了内屋,一转头,便对上程云朔的冷笑。
“你还笑什么!”秦氏不满。
“母亲,我是笑一些人虚情假意,在你面前虚与委蛇。”
秦氏看他,“筠儿如何虚情假意,虚与委蛇了!”“这才进门,在你们面前乖顺装样,一副讨好不就是虚情假意,虚与委蛇?”秦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人家恭顺懂礼,侍奉公母怎是虚情假意!要得各个都像你养的那个青楼妓子,整日胡言乱语,放浪形骸才是真性情?”“代容本就是真性情,是你们有偏见!”“是我们有偏见,还是你有偏见!新婚当夜弃自己发妻不顾,如此羞辱,她不与你闹半分,白日替你尽心尽孝,引得你句句针锋相对,依旧无怨怼,如此这般,你自己说,你这不是偏见是什么!”程云朔对陆令筠就是有偏见。
他见过邢代容后,觉得她那般喜怒于色,大胆豪爽的女子才是真性情。
像陆令筠这种大家闺秀,就算她一点错没有,那也是错。
程云朔盯着陆令筠,嘴硬道,“那她不还是找你们告状,说我和代容坏话,这不是虚伪是什么。”
这时陆令筠不必开口,秦氏便已经一脸失望的看着程云朔,“从进来起,筠儿未曾说你半句不好,更没说过你那金丝雀一句坏话,程云朔,你真是昏了头。”
听此,程云朔一怔,显然带着些不可置信看着陆令筠。
她竟然连告状都没有告?在触及到陆令筠坦然从容的眸色后,程云朔不自觉多了两分躲避。
她,确实没与他争半分。
一直乖顺得像一阵清风,一如昨夜在他面前,静静的听着他说完所有的责难,也未曾说一个不字。
程云朔不是全然叛逆不懂礼,恰恰相反,他以前很重规矩。
陆令筠做到这样,他无话可讲。
“不管如何,三日后回门,你必须陪着筠儿去!”小说《陆含宜陆令筠的小说叫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说《陆含宜陆令筠叫什么优秀文集周大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02-13 10:50:12
下一篇 2024-02-13 10:50:31